快樂學院 [1/2]

时间:2020-03-22

T大外文系畢業。出生於世家,父親是議,員又嫁了一個議員丈夫,自從七
年前任職理事長後,就帶著女兒小百合住在學校宿舍裡。看著緊裹在西式條紋套
裝下的窈窕身軀,很難想像她已經有一個高二大的女兒。

  在理事長室裡,還有另一個重要的人物。雨宮學園的園長--巖籐剛三先生。

  五十多歲的他,有著中年人微微發福的身材,濃黑的眉毛像在說明他不輕易
屈服的強硬性格。也當過議員,聽說是靠做工業材料買賣起家的,仗著財多勢大
被聘為雨宮學園的園長;很湊巧的第二年淑子就成為學園的理事長。

  他們間有沒有一腿,這種事當然不會公開。只是和丈夫分居的淑子,由她高
挺渾圓的胸部和勻稱的腰身看來,絕對是不欠缺男人的滋潤。(這種事很難逃得
過我的眼裡。)

  處於狼虎之年的淑子和看起來很能「幹」的巖籐,任誰也會想把他們送作堆
的。我想像著巖籐強壯的身體壓著淑子,肥胖的手使勁搓揉她豐滿的肉球。「咚」
的一聲,身下的小棒子直挺挺地翹了起來。拜託,現在還不是你上場的時候啦!

  「佐久間老師,根據資料,你也在A、K等私立學園待過,不知道你覺得和
它們比起來,我們的雨宮學園如何?」我小心翼翼地斟酌字句。

  「嗯,私立學校裡大部份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父母親對他們抱有很高的期
望,老師的教學也得來得更嚴謹認真。」

  「沒錯,這就是人們會選擇私立學校的原因。由於管得緊,什麼被欺負、暴
力勒索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再加上這些孩子都被培養了強烈的優越感,也不
肯作出什麼傷害自己名譽的事。」淑子的話可謂一針見血。嗯,這是個聰明的女
人。

  事實上,如果要明確區分,私立學校還可分為三類,分別是以頭銜、以傳統、
和以金錢來吸引學生的學校。前面兩類也真如淑子所言,在學校、家庭的嚴格管
教和學生的自製下,這類學校都能創造出極高的升學率,可以說進了這所中學就
等於保送至名府大學了。至於第三類以金錢作為招攬的學校,則是暴發戶子女的
天下。他們視多少為最重要的價值標準,因此也常發生大戶聚集羅樓,修理小戶
的事情。

  當然,他們更不會把那些錢賺得比自己零用錢還少的老師們放在眼裡。可是,
既有優良傳統又有著高昇學率的雨宮學園裡,為什麼還會發生學生失蹤這樣離奇
的事?

  「你是公立學校畢業的吧?……據我所知,校內的許多老師對私立學校的作
風也頗有微詞,怎樣,你對這種事有什麼意見?」園長粗厚的聲音傳來,他顯然
在試探我的態度。

  「哦,這對我而言是無所謂的,反正有錢賺就好。」

  「這樣的……看來什麼理想、抱負,都不及填飽肚子重要。這兩天覺得怎樣,
還有興趣嗎?」

  「我想還可以勝任,而且雨宮學園的待遇又特別好。」他們輕蔑地笑了。B
INGO!讓他們瞧不起最好,這樣才不會對我有戒心。

  「因為你是教育委員會極力推來的,我也很相信你的教學能力。不過因為學
園裡都是正在發育的少女們,難免對一些問題特別好奇,希望你能銘記本校的校
訓-嚴正、端重,以培養少女的高尚情操為宗旨就好了。」

  「是的。」我盡力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那麼可以請問一下,木惠老師是以什麼理由請辭的?」在一剎那間,我仿
佛看到淑子細長的眉毛挑了挑,但隨即恢復她的冷淡。

  巖籐開口說道。「你只要負責你的教學工作就好。」

  「是的。」我只好乖乖地退出來,這個謎仍重重地壓在心上。

                

  JES交代給我的任務,是找出失去連絡的木惠和這四五年來失蹤的女孩們
的下落。

  走在回辦公室的路上,我回想起昨天被介紹給大家的情景。

  老師裡大部份是已經奉獻了大半輩子的老人;幾張年輕的臉上看起來嘻皮笑
臉,毫無理想的模樣,平日準是習慣對園長、理事長搖尾乞憐的哈巴狗們。園長
和理事長都是厲害的角色,要他們自動承認什麼是絕對不可能的;老太婆又太忠
心耿耿,一點也不相信學園裡會出什麼怪事。只有對女孩們下手了……

  我的腦海中浮現松乃甜美的笑靨。典子倔強的模樣也浮現出來。不、那個女[!--empirenews.page--]
孩太難捉摸了。

  就是松乃吧!不、不,別誤會,我絕對沒有其他企圖,我以JES超級探員
的名譽保證。

  就在我陷入半喜半憂的沈思中,老太婆尖銳的聲音把我驚醒。

  「佐久間老師,你真是……」她怒沖沖的聲勢讓我嚇了一大跳,不知道自己
究竟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辦公室裡還有兩三個老師,他們也都是表情凝重,屏息不敢出聲。我的視線
重新回到老太婆那張橫眉豎眼的臉。

  「佐籐老師,想請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可得問問你自己,我不是早就警告過你了嗎?不要跟學生亂拉關係,現
在已經傳得滿天飛了!」

  「什麼?我和誰有什麼特殊關係啊?」我的嘴因驚訝而張得開開的,下巴差
點沒掉下來。

  「拜託,我才上過一堂課而已!」

  「一堂課就夠搞了。」老太婆的聲音像花腔女高音般高昂激亢。

  「已經有人來報告了,說你一直用色瞇瞇的眼神看著某個女學生,是誰你自
己心裡有數吧?」賤人,欣賞欣賞就犯法羅?不知道哪個長舌婦?

  「你給我去懺悔。」

  「……」什麼碗糕啊?

  老太婆顫抖的手指指向那棟黑色尖頂的建築物。

  我只聽說過在宗教裡有懺悔的儀式,沒想到這還適用於已經為人師表的我們
身上。算我衰,誰叫這裡是上帝的聖地呢!不過,這正是打聽秘聞的的大好機會,
修女們一定知道得更多。

  當我走向禮拜堂時,一個神色匆忙的男人迎面而來。「怎麼,被關緊閉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女子學校還管得真嚴格啊!」

  「是啊,幾乎每個新到的老師都會被罰。」這麼說,那個比我風騷不知幾百
倍的木惠,一定也逃不過這一關哩!

  還沒請教人家貴姓呢!這裡男老師少,以後也好有個照應。「請問你是……」

  「教數學的佐佐倉老師。」

  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典型的白面書生、少女般的白晰肌膚、戴著金邊眼
鏡、微卷的瀏海飄在額前……嗯、應該很受到女孩們的歡迎。不知怎麼的,我總
覺得他看起來很憔悴,像剛幹過什麼粗活似的。